软玥

海藻供应商:

想起这个月一直在煲剧加班没有画画
强迫症为了让年底的汇总不空
今天糊了一下猎人言和

四专主题
其实吾辈挺不擅长的
大家选的游戏吾辈都没玩过……
看Q版那两个游戏吾辈才玩过_(:з」∠)_
这难道是代沟么(x

在铅笔的推荐下去看了黑桐谷歌的手撕老猎人攻略视频
说实在还是很喜欢这个游戏的表达方式
表面故事性不像传统RPG那种主线支线明确
但是每获得一件物品里面所包含的含义
串联起来又是很耐人寻味
很想自己去玩一遍
但是这游戏自己太手残估计会玩得很心塞吧(((

 

附上四专的稿子_(:з」∠)_
哎对了那两只手的模型是吾辈hhh虽然修瘦了点
其实很多细节都被糊在手后面和水里了(´Д`)加上线稿感受一下(。

 

 

 

 

 

果真是话唠啊(望

眠狼:

他会一直指引你。父亲节快乐!
画一画那些伟大又可爱的父亲,共9P。
3天画了6张我基本是濒死状态了……总算赶上了。
……明天继续赶商稿,睡觉,晚安!

同人文的真相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呜呜呜好可爱啊

JUNNIAN:

“你帽子还在我这”

大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死)

Cosplay写真馆:

还没有看过凹凸世界?那先看美美的cos吧

作品强推哦

倒在芹泽和统一郎怀里的岚姬:

    #凹凸世界##丹尼尔#

  以下艾特仅wbID

ˉ丹尼尔:我 @芹統-一生摯愛
ˉPHX:缺 @三无缺_
ˉstaff:钧子 @坂田max鈞_
          郝姬 @横戟一 
          二汪 @二汪koki_荒北不足喵w
          岚子 @山风吹过菊花开 

ˉ抄送 @七创社 @凹凸世界魔性之源 
ˉ给我最喜欢的@吐槽的熊猫 

ˉ首次解禁印了明信片的这套丹尼尔,超级喜欢

ˉ凹凸真的超级棒我爱它

ˉ也爱丹尼尔

ˉ我能吹凹凸一辈子

ˉ谢谢陪着我展子结束了还战外景的大家,爱我的老铁们! 

万物皆空:

画了爱丽丝和兔子的茶会,【对不起疯帽子……

于是九月就这么结束了 明晚我将奔向亲爱的大草原 成为一名浪子

提前祝大家国庆(放假)快乐啦

、MINT.:

  P.M. 0:13  MUDDLED[懵懂的][安亚]

  *请把爱献给爱情。

  *BCAKGROUND MUSIC:Lyric Everly - Sugar Lips

 

  天真和诡计、谨慎和随性、浅蓝色的愠怒和玫瑰色欢笑的结合体,站在我眼前的东洋魔女,当她任性时,她是那个不达到目的就绝不罢休的女孩,她的目标包括,但不仅限于Last Wednesday Society的变色糖果、会尖叫的芝士蛋糕以及会眨眼的盆栽。

  起先,我对这种来源于青春期女孩毫无规律的情绪变动显得手足无措,我往往不知道她想要点什么,可能上一秒是一束花,下一秒就会变成一瓶魔药。  她在这时显得无精打采、眼神迟钝,以及所谓偷懒的样子——“嘿!那不叫偷懒,我在思考!”

  我们伟大的魔女,闪亮之杖的持有者,篝敦子小姐如是说。

 

  从心理上讲,我发现亚可是一个大胆而又思想先进的女孩。热闹的爵士乐、方块舞、甜腻的奶油水果冰棋淋、有着闪亮珠片点缀的连衣裙、《初级魔女的自我修养》等等——这些是她的购物清单上最为突出的项目。亚可最喜欢去一家装修独特的餐厅。我之所以用‘独特’,是因为那里的每张桌子上都摆着一只魔法音乐盒,只要一枚银币,无论是古典音乐,还是近来流行的乐曲都能收听。我都快忘记我把多少枚硬币投进那只音乐盒里了。有的时候她也会从桌子的那一端把手臂伸过来,越过桌上的意大利面和草莓冰激凌球,轻轻挡住我的手,“安德鲁,说好了今天全都由我付钱的!”——不过,只在周二和周四,这是她的小心思。

 

  唯一让我感到轻松愉快的事情是,亚可会合着那些曲子轻轻地哼唱起来。直到现在,当我写下这些词汇时,我的耳中仍回响着这些若隐若现的鼻音,她微微闭起眼睛,用短促柔和的音调唱着小夜曲,它们的创作人名字五花八门,时至今日,我竟一个也回想不起来。这些歌节拍复杂,但在我听来却全无差异,就像亚可床头柜抽屉里那些五颜六色的玻璃纸糖果给我的感觉一样。

 

  她带着一种天国的忠诚,相信闪光夏莉欧的的任阿故事或传说——“夏莉欧不会喜欢撒谎的孩子”,或“如果你不穿衬衫而穿着风衣,你最好提高警惕,女孩子们,因为夏莉欧不会愿意看到你们这样做”。她的好奇心仿佛永远没有尽头。如果一块路标上写道:“请参观我们的礼品店”我们就必须去参观,必须买它稀奇古怪的玩偶,服饰和仙人掌糖果。“廉价首饰和纪念品”之类词汇以其抑扬顿挫的节奏就可以很容易把她弄得神志恍惚。如果街角的一家咖啡店招牌声言提供冰镇饮料”,她就会机械的兴奋起来。尽管,几乎所有地方的饮料都是冰镇的。广告似乎就是要奉献给像亚可这样的,理想的魔女。她本想只光顾那些提供印着兔子花纹的餐巾纸的,或点缀着一团干酪的沙拉上的餐馆——但在安德鲁·汉布里奇的竭力劝阻下,她最终未能如愿以偿。

 

   安德鲁先生迄今唯一的苦恼,就是他不能够彻彻底底地弄懂亚可小姐的心,不能将他滚烫的额头贴在她小巧的,挂着汗珠的鼻尖上,他记得她单薄冰凉的嘴唇,那双灵动的眼睛,在他们距离缩小时颤动不已的睫毛,还有很多细节,他全部都记得。尤其是在特别炎热的下午,在午睡气息粘闷的屋中,亚可哪里都不想去,便坐在他的膝头。安德鲁先生读的是政治与经济学方面的书籍,而亚可则看绘本和带插图的小说。

 

  在这时,又不局限于这时,她的确是个典型的孩子,全神惯注于报纸上的娱乐栏目,对我的一举一动完全漠不关心,似乎她坐着的是一块棉花糖,一个洋娃娃,一只网球拍,她在午后的阳光里显得那么倦懒,动也不动。她的眼睛紧追着她所钟爱的故事主人公的奇遇:那是个画得很细致的女孩,颧骨很高;眼神里充满坚毅,独自一人前往异国探险的故事。她会仔细研究魔女们挥动法杖时的插图;此外,亚可还对新娘的照片狂热得出奇,她们穿全套结婚礼服,手持花束,还戴着眼镜。但她只是看着,如果我提出是否要定制一件的时候,她便开始对于她来说困难无比的计算,仿佛要从那件充斥着雪白蕾丝花边,亮片和薄纱的礼服中找寻出一些属于她自己的特色。最后,她转过头,说,“安德鲁如果我要结婚,我觉得连衣裙就好了!就像戴安娜上次在水晶球里发给我看的那件一样!”

 

  魔女小姐已经过完了她的第二十个生日,却仍然显得像个长不大的小女孩。她褐色的发丝在阳光和灯光下闪烁着光泽,那个象征着她年龄的数字日益增长,但她的咒语及法术看起来没有任何进展。形象地说,亚可的法术简单到只剩下那个变形咒——粉红色的大象,棕黄色的小老鼠,每次她施展法术的时候总有小孩子站在一旁偷笑着。

  一只翅膀上带着鳞粉的蓝色蝴蝶飞落在亚可的头发上,它停了一会儿,魔女小姐正专心致志地研究着她手里的那本魔法杂志,丝毫没有注意到。我坐在她身旁,试图用手逮住它(这是普通人的方法,而魔女会用魔杖),我的目光注视着她垂下的头,亚可的目光随着她的手指飘过一一行行月文,然后,又专心于“让我们检查你的智力”一栏(这些字是用英语写下来的,我看懂了)。

 

    “让我们检查一下你的智力吧。如果孩子们遵守几条戒律,世界的乐趣会减少吗?不要在十字路口周围玩耍。不要拿陌生人的糖果或搭陌生人的车子。如果搭了,记下车牌号码。”

    “……还得记下糖果商标,”不知为什么,我抢着说。

    她继续读下去,她的脸颊(退缩)靠着我的(凑上去的)“我们,”她俏皮地说,“如果有个邪恶的海盗,在这个瓶子里放了———”

    “你要知道,英国的海盗已经少得可怜了,他们更愿意带着大胡子和钩子手去旅行。”

    “我是说如果,”我的女孩嘟起嘴,用那种少女独有的表情看了我一眼,又继续念。

    “你没有铅笔,但已够岁数可以读书、写字——这是编辑的意思,不是吗?如果我要写点什么,那我该用什么呢?普通人会用钢笔,夏莉欧会用她的魔杖,我呢?”

“用你的小把戏,用你的小爪子,魔女小姐。

 

MUDDLED′FIN.

 

后记.

  如愿以偿地写了俏皮可爱天真任性的亚可和保父属性点满外加开启奇怪模式(?)的安德鲁大少爷。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人在一起就莫名挺棒的。或者换句话说,这样的恋爱才是理想型啊。


韩小米饭:

夏日特饮:苏打柠檬西瓜饮

配料: 苏打水加冰雪碧少许,甜度依个人口味
西瓜切块,混合前搅拌岀汁
柠檬汁少许,用于调味儿

粉嫩系夏日饮料,喝完心情大好(⁎⁍̴̛ᴗ⁍̴̛⁎)